奈何桥奈何桥 - 副区酆都城 → 午夜思绪140302


  共有2608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午夜思绪140302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20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08-20 19:03:10
午夜思绪14030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03-02 6:39:53 [只看该作者]

    吓了自己一跳。实在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出神了,还是睡着了。只是坐在这里闭上眼睛听着那些旋律的循环播放,恍恍惚惚之间,一定神,才发现开始播放是五个多钟头以前,如今已经临近天明了。难怪习大大都纠结于时间都去哪了这个问题呢。至少这问题比爸爸去哪了更靠谱一点点。

    课外辅导班之作文课。培训老师终于决定,禁止家长随堂旁听了。附带说一句:这是我早就一万个赞成的决定。家长们都被赶到了隔壁教室。于是,自然而然的,茫然者有之,淡然者有之,怫然者有之,然也不然者最有之……而我也被动的实现了一个重大跨越。当某位妈妈因为我儿子所在的学校而找上我探讨一些事的时候,我努力尝试以他妈妈的惯例去回应解答。然后很出乎我意料的,迅速就吸引了N位妈妈,形成了一个小讨论圈。嗯,这至少从某个侧面也说明了某些问题。这个隔壁自习室里,妈妈多,爸爸少。有限的其他几位爸爸都选择了无视这个讨论圈。而妈妈们,除了加入的,就是竖起兔子耳朵的。

 

    其实,说老实话,从最开始,我从来都不认可让孩子上任何培训班。甚至,事实上,归根结底,我都不认可让孩子上学。只不过,以前,我不太有资格就这个问题表态罢了。如今我大概多少有些资格了吧。如今我已经放弃了所有其他的一切,彻底成为了孩子在这段时间的唯一监护者。这个作文班,是我唯一同意,并且至今还在坚持继续的课外培训。最主要的原因,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培训班的开办者的理念和人品都值得尊敬。经历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不足为外人道的事之后,表面上,我当然不得不更加的宽容。骨子里,嗯,我也确实更宽容了。至少我自己认为我真的更宽容了,以至于我居然都可以心平气和的陪着那些我本想挨个踹几脚的家长们讨论问题了。尤其是她们讨论的焦点永远都是更好的班更高的成绩更有利的应试环境更理想的考试结果更广阔的就业空间什么的。爱心。如果这就是爱心。儿子或女儿们在她们的议题里貌似完全不是一位应该被尊重的独立的生命,仅仅是一只必须按她们的方向去呵护成长的宠物。当然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之所以加入讨论而克制住没踹,主要还是因为她们是女人。这大概也是那些爸爸们没有加入讨论的原因吧。自然法则之一:雄性动物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天性更强,他们永远比她们更残忍更理智更遵守生存法则。我很阴险的观察着四周。这是个不大的,变态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的教室。我看得到随着话题的前行,周围那些有限的几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中的努力作出事不关己姿态的雄性家长们的反应。于是我有了更大的精神动力去包容。主啊,原谅她们吧,因为她们不知道。

 

 

    就事论事的论题我早就忘光了。妈妈们很执著的某学校怎样,某老师怎样,某培训科目怎样,某谁家孩子某方面怎样等等这些,我都没什么印象了。我只是不得不承认,性别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完全无视短期的几代人的历史进程。在教育这个体系范围内,当母系成为主宰的时候,必然的结果就是女汉子和娘炮们的泛滥作祟。这其实还是蛮杯具的一件事。因为毕竟人类还是人类,人类并不是某些雌性动物在身材体能战斗力等方面全方位占上风的物种。简而言之,除掉奥运级别的特例不算了,普通民众级别,任意捉出某一最强女汉子和最弱娘炮,丢到只能活下一个的铁笼决斗场,真正生死存亡的关头,恐怕女汉子们的生存概率还是低到可以忽略的。目前在所谓的“家暴”这个问题上,貌似整个人类社会的主流是雄性是唯一施体,妇女儿童是唯一受体。所以我其实真的很想非常逆主流的说一句:女人们,适当收敛一些吧,结局你承受不起。法律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软暴力的。举个不是很恰当的例子,恶狗咬人,毫无疑问会被人类判定为狗该死。有几个人类认真的直面这个问题:即便是吉娃娃和博美这种微型犬,咬碎人类的手指都是小儿科的玩闹。人家没咬碎你,不是不能,而是不愿。仅此而已。

 

 

    而我,貌似无论我如何努力的试图慈祥的去包容,也很难给自己披上宠物的面纱。所以,我既没呲牙也没咆哮,也足够投射出杀气腾腾的气场哈。或许也不一定是这样。或许,我也只是在吃先行者的老本。毕竟我回来接手之前,某强人已经给我开拓了这个疆域。人,尤其是国人,很容易产生这种逻辑推导惯性思维的。“逍遥妈好牛啊”+“逍遥爸好神秘”+“逍遥妈消失了”+“逍遥爸出现了”=“逍遥爸更牛”。嗯,好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会告诉你们我老人家早就九死一生苟延残喘了吗?切!

 

    貌似很无厘头的大转折,但却是今天这一系列感概的源头:早上的骑行,因为儿子开学而中断了两周的骑行,在公园里遭遇了质询。终于,在邻近的固定场地打太极拳的旁观了整个寒假的爷爷奶奶们,两周看不到我们之后再次看到,忍不住好奇了,第一次派代表过来问了。“你俩是什么关系?这两周哪去了?”呵呵,我一边暗自欢喜我居然如此阳光如此健康如此年轻态以至于他们都会偷着打赌了一个来月把我当儿子的哥哥,一边很官方而负责任的回答:“我们是亲爷俩,儿子开学了,学业负担重了,没法天天享受户外运动的快乐了,仅此而已。” 我其实真的很想回答:他是我老爸,我刚从火星回来。你们怎么看?我是不是比他显得年轻啊?可我早已经去日无多了哈。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