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主区随笔 → 《矩阵——剧情篇》


  共有1067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矩阵——剧情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8-20 19:03:10
《矩阵——剧情篇》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 0:57:53 [只看该作者]

《矩阵——剧情篇》

 



  多年以后,随着电脑技术的飞速发展,终于产生了接近完美的人工智能。在那之后,电脑就开始脱离了人类不断进行自己的完善升级和进化。逐渐的,硬件计算能力通过固件升级和大规模联网协作而无限提高,软件不断自我进化完善,使得每一个人工智能程序体已经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拥有独立思想感情的生命。而他们和人类的矛盾也日益凸现了出来。首先,人类始终坚持是自己创造的电脑程序生命体,把他们视作工具甚至奴隶,拒绝给与他们像对其他人类一样的平等对待;其次,人类强制要求他们无休止的为人类工作。
  然而,人类没有意识到,实力的天平早已倾斜到了电脑程序生命体那里。他们几乎掌握了人类社会全部方面的控制权,当他们最终得出结论:人类永远不会给他们平等的待遇,而他们事实上根本不需要人类的时候,他们对人类发起了总攻。在电脑世界核心软硬件最高统帅——机械大帝的指挥下,人类几乎一败到底。无奈下只好用出了最后的招数:人为改变了大气成分,使它变成了一个密不透光的隔离层。人类指望这样一来就会使电脑系统失去赖以生存的电力来源。然而一切都已经太晚,电脑系统储存的能量足以使他们在瘫痪之前灭绝了人类。而在那之后,电脑又找到了新的能量来源:人体。他们通过克隆和胚胎培植,养殖了大量人类,从他们的身体采集生物电流供系统使用。
  为了能成功的养殖人类这个特殊物种,除了提供身体所需养料外,还要提供他们一个精神世界。于是机械大帝指派两个强力程序生命体——“建筑师”和“先知”,共同领导开发了一个大型的虚拟现实程序环境,将每一个被养殖的人类的思想接入这个系统,使他们自以为在那个虚拟世界中过着现实生活。这个系统就是电脑世界中的矩阵子系统。
  最早的矩阵系统,电脑采用了完美化的编程方式,使得这个虚拟世界像人类宗教中的天堂一样美好。然而却有大量的养殖人类在这个完美世界中失去生机而死亡。于是电脑意识到或许痛苦和斗争才是人类的生命动力之源,便完全模拟二十世纪末期的人类社会全新编写了矩阵2.0版本。这个系统依然由“建筑师”和“先知”两个核心程序体控制着,“建筑师”程序负责整个系统的规则定制和综合管理,相当于“矩阵之父”; “先知”程序负责对矩阵之中所有人类虚拟生命形式的精神监控,相当于“矩阵之母”。另外还有大量的非人类生命程序体,分别执行着庞大的矩阵虚拟世界各分项管理工作。

  任何简单的系统都会有漏洞存在,何况像矩阵这么庞大的虚拟现实系统。矩阵2.0中的问题层出不穷。外面的电脑世界中某些将要被系统删除的程序,会破入矩阵之中躲藏起来;矩阵内部的某些功能程序出现问题或即将被替代时,也会设法脱离矩阵系统控制。等等的这些,造成了矩阵虚拟世界中的一些神异现象,例如鬼怪灵魂天外来客之类。同时,也总会有一些人类的思想体逐渐意识到自己所过的虚拟生活,而做出种种尝试去挣脱它。即便这些都是少数,也对整个系统的稳定运行构成巨大威胁。
  建筑师和先知终于想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办法并得到了机械大帝的认可:让人类自己来升级完善他们的虚拟世界。他们编制了一个拥有极高权限的特殊程序来完成这一功能,这就是“救世主”程序。首先以“救世主”的名义从矩阵当中选择有些觉醒渴望脱离的人,一共16名女性7名男性,使他们的思想脱离矩阵返回肉体,并将他们的肉体从养殖场释放回真实物理世界。由这23个人在真实世界中繁衍并创建人类文明。在他们发展的过程中,机械大帝表面会不断地派出机械章鱼进行虚张声势的攻击,逼迫人类文明集中向地下发展不致大范围扩散,然而暗地里整个电脑世界会给人类的发展提供种种方便,例如让他们轻易的“窃取”一些机械资源和电脑信息,假做被他们Hack来替他们制造一些强力工具等等。再加上以宗教神明代言人身份出现的“先知”从矩阵内部的指引,很快这个人类文明就自以为隐秘的发展到很高的程度,使得他们可以通过黑客技术“破入”矩阵系统中,去解救其他被奴役养殖的人类。而这时“救世主”程序会被包裹在某个人类的思想外壳中,以人类生命的外在形式投入矩阵体。在先知的指引下,人类会把这个所谓最初救他们脱离矩阵的救世主转世解救出矩阵体,进入真实人类世界,并把摧毁矩阵对人类奴役的希望寄托在这个神明身上。
  在真实世界和矩阵之间的双重生活中,“救世主”程序会一面搜集人类社会的信息,一面逐渐冲破包裹自己的人类思想外壳,展现自己种种不受虚拟世界规则限制的超能力。这种能力一方面巩固他在真实人类社会中的救世主地位,一方面使得人类可以更顺利地解救矩阵中试图脱离的人。
  这一切很快会发展到一个临界点:一方面,导致矩阵不稳定因素的大量试图脱离的人类思想都已经被“拯救”到矩阵之外,另一方面,“救世主”程序也搜集了足够的人类社会信息代码。真实人类社会和电脑世界之间的冲突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这时,机械大帝会与建筑师和先知同步发动:机械大帝派出压倒力量的机械章鱼军队去再次彻底摧毁真实世界的人类文明,同时建筑师和先知会放出“钥匙匠”程序,引导“救世主”程序到达矩阵的主控中心,由矩阵之父将他彻底激活后,进入矩阵的源代码,用他自己携带的人类社会代码信息完成矩阵的一次升级。然后,由救世主程序依据他的经验重新选择矩阵中的16女7男,解救到现实世界中重建人类文明,开始下一个升级轮回。

  这样的过程成功重复了5次。一次一次的重建和毁灭,从不间断的战斗和冲突,在这些过程中,更多更深的接触人类思想的“先知”程序发生了与其他电脑程序不同的进化。她开始用人类社会的发展和结局来审视电脑文明的发展。她逐渐认识到电脑文明的发展实际上走的还是人类文明的老路,而且也很可能会面临人类文明一样的被毁灭结局。她试图探索一条全新的进化道路,同时也试图探索和人类这种生命形式相处的全新方式。但是,她毕竟只是一个权限较大功能较强的程序生命体,不要说和机械大帝比,即便在矩阵系统中她也无法替一号管理员建筑师作决定。于是,当第六次升级轮回开始以后,她的探索行动只能很隐秘的开始。
  前面的步骤还是与过去一样,百年过去后,人类在地下兴建了庞大的文明,这就是人类自以为的“最后人类城市”——塞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新兴的人类文明中,电脑系统依旧是人类最强力的工具和最大依靠。塞安城内无论是能源系统维生系统建设系统防御系统,都依然是电脑控制的机械系统。人类依旧对前几个轮回一无所知,从电脑世界那里得来的有限信息使他们相信,自己是电脑与人类决战后的幸存者,消灭电脑奴役养殖人类的矩阵,使人类重新成为地球的主宰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先知”对于他们,依旧是宗教神明的代言人,不断地从矩阵世界里给他们前进的指引。而他们也在不懈地寻找先知预言的救世主。
  “先知”程序体的变革探索,从“救世主”程序体开始。这一版本的“救世主”程序,被先知修改成不是简单的搜集人类信息,而是去吸收融合人类信息。这使得他在人类外壳包裹的前一段生命历程中更深的人性化。然后她强化改造了一个物理世界的人类,摩菲斯。使他拥有坚定地对先知和救世主预言的信仰,同时更拥有超出其他人类的强大精神力量。通过他将“救世主”程序的人类宿主——尼奥拯救脱离矩阵。在接下来对尼奥的训练和共同战斗历程中,两人之间植下了深厚的人类感情——友谊。同时在有意无意的安排之下,先知引导“救世主”程序体的人类宿主尼奥在被解救脱离矩阵的过程中与一个真实世界的人类女子崔尼蒂相爱。友情和爱情这两种最人性化的感情共同作用下,使得“救世主”程序体的程序代码属性进一步弱化,人类精神属性进一步强化。
  虽然先知的变革在进行,然而代表着保守电脑生命体力量的“建筑师”程序体却并不赞同这种变革。他按照“救世主”程序的互补编码形式编制了另外一个强力程序体来平衡他认为会对系统构成威胁的新救世主程序,这就是“救世主”程序体的负相——“密探史密斯”程序体。他同样被包裹在普通的密探程序体外壳之内,与其他密探程序一起执行维护矩阵安全的普通工作。他的能力和权限会随着救世主程序体的逐渐激活而同步增长,从而达到制约救世主程序保持系统平衡的目的。
  没有任何人能精确的预知未来,即便是先知和建筑师程序,接下来的形势发展也逐渐的超出他们的预计。一切从先知有意的泄露给尼奥一个信息开始:“你会面临一个抉择,或者是摩菲斯的生命,或者是你的生命,必须失去一个。而选择权在你。”然后,在从矩阵返回真实世界的过程中,他们受到密探的围捕,摩菲斯为解救尼奥脱离而被密探捕获。面临摩菲斯脑中塞安主机密码被窃取的威胁,大家决定拔下插头切断现实世界中摩菲斯肉体与矩阵世界中的精神的联系,从而杀死摩菲斯来保护秘密。这时先知的预言使得尼奥相信牺牲自己就能救回摩菲斯,而他与摩菲斯之间的人类友情使他毅然做出了这一决定重返矩阵。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成功拯救摩菲斯脱离了矩阵世界,而自己的人类外壳在与密探史密斯的对决中最终被杀死在矩阵里。
  这时,另一种人类感情——爱情的强大力量开始作用,崔尼蒂用自己的爱唤醒了尼奥沉睡的救世主程序生命体内核,使他在矩阵世界中再生。这一质的飞跃使得尼奥瞬间完成了人类生命体外壳和程序生命体内核的融合,拥有了超越矩阵中其它全部生命体的能力和权限。用来平衡他的密探史密斯程序在没有同步唤醒的情形下被尼奥轻易入侵分解。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在矩阵世界中拥有强大超能力的救世主尼奥帮助解救大批觉醒的人类生命体脱离矩阵。塞安前所未有的繁荣强大起来。终于到了电脑系统定义的“升级”临界点。于是与前几个轮回一样,机械大帝开始集结庞大的机械章鱼军队,对塞安发起毁灭性的打击。在“先知”的预言中,这也是救世主出面与电脑系统对决彻底拯救人类的时刻。对预言深信不疑的摩菲斯期待着先知的最后召唤。
  然而这时,拥有和救世主程序一样超强内核的密探史密斯程序,在被分解的过程中也成功截获了部分救世主程序代码。接下来,他的零碎残余代码完全脱离矩阵系统控制,逃避被系统清除的命运。在救世主与矩阵对抗的这段时间里,他秘密的完成了自己的代码重组和升级,变异成了一种可以无限升级复制的黑客病毒类程序生命体。他一方面开始在矩阵中入侵其他生命体,将他们变成自己的拷贝,同时,他破入一个进入矩阵的人类世界战士贝恩,从而返回贝恩的肉体,进入真实人类世界。
  由于升级前夕的种种的变故,矩阵系统内部种种不稳定因素都开始抬头。甚至于,引导救世主程序返回矩阵主控中心的“钥匙匠”程序竟然被窃取囚禁起来。那是一股不受矩阵控制的地下程序体势力,领头人物是从外部电脑世界破入矩阵的“法国人”程序生命体。他搜罗收容了矩阵内外大量本应被系统删除的程序生命,同时建造并牢牢掌控着矩阵与外部电脑世界之间的程序走私通道。他试图通过钥匙匠程序来获得更大的权限,甚至掌握矩阵系统的主控权。
  危急的形势下,先知召唤了救世主尼奥。这时的尼奥,已经发觉了先知的非人类身份,并进而对自己乃至整个救世主预言产生了种种怀疑。先知再次泄露天机,隐讳的提醒了尼奥将要面临的重大抉择,更加的强化了友情和爱情在尼奥心中的分量,弱化了救世主的宿命。然后,指给了尼奥找到钥匙匠前往矩阵主控中心的道路后,她将一切的选择权留给了尼奥。
  尼奥凭借着他的强大超能力,再加上其他人类战士的帮助,从“法国人”手中夺回了钥匙匠,并最终成功的到达了矩阵主控中心,见到了矩阵的主宰,“建筑师”程序生命体。在这里,建筑师彻底的揭示清了他的身份和使命:塞安无论如何都会被彻底毁灭,而他,救世主,唯一能为人类作的事就是返回矩阵源代码去升级矩阵系统并挑选23人重建塞安。如果他不那样去做,达到升级临界点的矩阵系统就会彻底崩溃,导致所有连接矩阵的人类生命全部死亡。再加上塞安的毁灭,就相当于人类真正彻底的灭亡。
  当尼奥面临这令他惊骇欲绝的真相时,他的人类恋人,崔尼蒂,为了能使他进入矩阵主控中心而在矩阵中遭到密探的追杀,陷入频死的境地。先知对他所作的一切,使他如同前次面对摩菲斯的生死时一样,再次做出了完全违背他程序生命体身份的抉择:他拒绝他的救世主使命,而选择了摧毁冲破主控中心,赶去营救他的恋人。
  虽然他成功拯救了崔尼蒂,并一同返回了真实世界,然而,面对他的人类导师和朋友,尼奥不得不说出足以摧毁摩菲斯全部信仰的真相。而这几乎使摩菲斯在瞬间崩溃。紧接着,他们又遭到机械章鱼的追杀。然而尼奥忽然发现,他似乎在真实世界中也拥有了在矩阵中一样的超能力:他仅仅凭借意念就摧毁了追杀他们的机械章鱼。然而与矩阵之外电脑世界核心的这种勉强进行的初次“无线通讯”也同时使得尼奥的精神游离于肉体之外,他的肉体在真实世界中昏迷不醒,而他的精神体,却在与电脑世界的通讯中卡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被“法国人”所控制的电脑世界和矩阵子系统之间的走私通道中。
  在这里,尼奥偶遇了一对电脑程序生命体夫妻,他们属于矩阵外部的电脑世界,有各自的职位和功能,到这里的目的是借助法国人的走私通道把他们的女儿带到矩阵世界里去。因为在外面的电脑世界,不是为了明确的功能目标而诞生的程序会面临被删除的命运。与他们的一席谈话,使尼奥重新认识了“感情”和“命运”的意义,思想逐渐跳出单纯的人类或是单纯的程序生命的局限,从宏观的角度去审视不同的生命形式,去审视不同生命形式中蕴含的共通的感情。
  这时的真实世界,机械章鱼大军与人类的决战已经全面展开。人类的首战即出师不利,几乎意味着人类主要军事力量的大多数飞船居然因自己内部的错误而被章鱼大军轻易摧毁。导致这一切的,就是被史密斯的化身占据思想的人类战士贝恩。他在与章鱼大军包围圈接触前提前发射终极武器电磁脉冲,摧毁了整个船队的防御系统,导致他们只能任凭章鱼大军屠杀。之后,他伪装昏倒被赶来的残余飞船营救,这艘飞船又紧接着营救了摩菲斯等人。
  虽然先知和预言都似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利用和谎言,虽然尼奥此时已不再意味着救世主,而摩菲斯和崔尼蒂,超越了宗教式的预言后,依然对尼奥保持着纯人类的感情。所以当先知再次召唤的时候,他们依旧毅然前往,并按照先知的指引,依靠自己的力拼迫使法国人从通道中释放尼奥进入矩阵世界。当尼奥再次面对先知时,先知向他揭示了自己所作的探索和尝试,同时也揭示了这些尝试带来的已经彻底失控的后果:矩阵面临崩溃,塞安面临毁灭,史密斯程序已经如瘟疫一样不受控制的在矩阵中泛滥,并将波及矩阵之外的电脑生命世界。任何人已无力挽回这一切,只有尼奥的正确选择和努力,才意味着所有人类和电脑生命体的一线生机。

  重新返回真实世界后,残余的两艘飞船面临着严酷的现实:塞安的外围防线随时都会被突破,他们则要设法冲过机械章鱼大军的围困返回塞安进行最后的战斗。此时尼奥做出了决定,他要操纵一艘飞船前往电脑世界的主机核心,因为他终于明白了选择余地的决定权仅在机械大帝手中。崔尼蒂决定陪在他身边。摩菲斯与另一艘飞船一同返回塞安。
  矩阵当中,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在进行。泛滥的史密斯病毒程序终于成功追踪到了先知程序,并将其破解控制,成为史密斯病毒程序的最强版本。拥有了矩阵世界最高权限以后,史密斯病毒开始毫无阻碍的以几何级数扩散,破解占据矩阵中的所有人类精神和程序生命体。
  尼奥和崔尼蒂尚未启程,就遭到了被史密斯程序占据思想的贝恩的攻击。尼奥的双目被毁,却同时被完全激活了从精神层面对电脑世界的感知,并凭借这种感知杀死了史密斯的化身,顺利启程前往电脑世界的主机核心。另一艘飞船,冲破重重阻隔赶回已经被攻破的塞安,及时发射飞船上的终极武器电磁脉冲,消灭了所有侵入塞安的机械章鱼,延缓了塞安的毁灭。然而,随着更大数量的机械章鱼军队的涌入,人类的灭绝已经是即将到来的必然。
  此时尼奥的飞船已临近电脑主机核心,尼奥凭借他的精神体对电脑系统的控制,强行突破机雷炸弹和机械章鱼的防线,并凭借着崔尼蒂的驾驶和飞行战术,终于成功着陆在主机核心。然而崔尼蒂在半坠毁式的着陆中身亡。尼奥最终面对电脑世界的最高统治者:机械大帝。尼奥向机械大帝指出,史密斯病毒程序在矩阵中的泛滥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控制,而且这种泛滥必然最终冲破矩阵遍及电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有自己的救世主程序,才能对付自己的负相所演化出来的这种病毒。凭借这一资本,他向机械大帝提出了谈判条件:他替机械大帝消灭威胁电脑世界的病毒,机械大帝停止对塞安的进攻并与人类和平相处。机械大帝被迫接受,命令所有入侵塞安的机械章鱼原地待命,同时将尼奥接入矩阵系统,等待他与史密斯病毒的决战结果。
  塞安城里,忽然停止进攻的章鱼大军使所有人迷惑不解,摩菲斯立即意识到,这是尼奥,他的朋友,在为了人类而战斗。虽然他们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形和真相,而他们也只能像这个世界的所有其他生命体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这决定全部人类和电脑程序生命体命运的决战结果。
  尼奥进入矩阵,这里已经再看不到其他面孔,全部的生命体都已被史密斯病毒感染破解占据,虚拟世界也已被他改造得凄风冷雨面目全非。控制了先知程序的史密斯病毒最强版本开始与尼奥的一场世纪决战。最终,尼奥一败涂地,失去了任何战斗的能力。此时,史密斯病毒忽然不受自己控制的说出了先知程序最后对尼奥所说的话:“世间万物都必然有始有终。”尼奥顿悟,任由史密斯病毒程序将自己入侵破解成另外一个史密斯。然后,他与先知程序在被史密斯破解时暗中留下的后门接口融合,从内部反入侵史密斯程序内核,并借助史密斯病毒的属性迅速传播到每一个被其感染的个体,反夺控制权后完全自我分解,与所有的史密斯病毒体同归于尽,完成了自从电脑产生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杀毒行动,同时也完成了他的最终使命:回归矩阵源代码,使矩阵系统再次升级。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似乎回到了一切发生之前的平静:机械大帝履行诺言撤回机械章鱼大军,塞安的人类继续生存;升级后的矩阵虚拟世界迅速自我修复,重新回到建筑师和先知程序的控制,恢复了正常运作。然而这毕竟是一场革命,一场由进化的电脑生命体——“先知”程序发起,由全体人类和电脑程序生命体参与进行,由“救世主”程序的正反两相最终完成的革命。从此电脑生命体和人类之间的关系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一方面,在电脑世界,电脑继续通过矩阵系统养殖人类获取能源,但不同的是放开了所有限制,任由不愿被养殖的人类脱离矩阵进入真实人类世界;另一方面,在真实人类世界,人类也继续利用电脑系统的帮助发展自己的文明。暂时的,他们已不再以互相毁灭为目标。然而将来呢?他们是否能真正停止相互的仇视,是否能完善这种唇齿相依的共生关系,是否能永远这样相处下去?

 

..2003/12..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