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主区随笔 → 《动物园》


  共有1085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动物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8-20 19:03:10
《动物园》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 0:37:51 [只看该作者]

《动物园》

 



  很小的时候,长途旅行几次路过北京,唯一的记忆就是动物园和天文馆。记得可爱的小猴,可爱的狗熊,可爱的熊猫,可爱的大象……不识愁滋味的孩子,只知道动物园里有无数可爱的动物,有全部生命的乐趣。
  后来,记得大约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吧,学校组织去天津的水上公园春游。那里也有很多动物,而我,依然的童心童趣,依然的兴致盎然,直到我走进狮虎馆。那时的动物园,狮虎没有放在户外的狮虎山里,只是一个很大的大厅,周围转圈分成小隔间,大约是三米一个吧,三面墙壁,面向大厅一面是铁栅栏,距铁栅栏一米是阻止游人的围栏。我看到了在屋角沉睡的老虎,真漂亮;看到了不安的乱窜乱叫的黑豹,真机灵;最后,我看到了他。一头两米多长的雄狮。他是如此的巨大,卧在那里,几乎挤满了小隔间。他毛发蓬松的硕大头颅,即便在卧姿也高过了我的头顶。他眯着暗黄色的眼睛,漠然的注视着面前的一堆小孩子。
  忽然,不知谁向他丢了一个苹果核。正砸在他高昂的头上。他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却换来了孩子们的一片欢声。几个大人也围了过来,欣赏着孩子们的恶作剧。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停的丢进去,孩子们嚷着:“吃啊!吃啊!”我看到他不再摇头躲闪,挺直他高傲的脖子去承受这一切。直到,一个孩子拿了一根小树枝,伸进笼子里去捅他,孩子和大人的兴奋都达到了极点:“站起来!快站起来!”他终于暴怒了,他的身子向后缩去,直到后臀顶在墙壁上,脊背高高耸起,忽然一声惊心动魄的怒吼,腾空而起,却撞在不盈尺的面前的铁栅栏上,轰然跌落。孩子们被这王者的威势吓呆了,大人们却更兴奋起来,继续挑逗他,激怒他,而他,一次次的扑击,一次次的撞上栅栏,一次次的跌落。终于,他放弃了,又卧在了那里。这一次,他的头深深伏下,下颌贴在了地上。
  满足了的人们离去了。我扶着栏杆,注视着他。忽然,我幼小的心灵承受了出生以来最大的震撼:我那么清楚的看到,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他两侧眼角鼻翼的深沟滑下,滑过他威武尊贵的面庞,钻进他威武尊贵的长须。
  他在哭。
  那一刻,我最深刻的质疑着什么叫做“人性”,什么叫做“尊严”,也最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做“悲哀”,什么叫做“屈辱”。我哭着,很想在他的面前跪下来,却忽然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刻注视着他对他是更大的屈辱。我逃离了狮虎馆,逃离了水上公园,也从此逃离了动物园。

  后来,长大了。再一次来到了北京,嗅着满城腐朽的气息,望着满城陌生的面孔。不知不觉,循着童年的路,再一次来到了北京动物园。同样的环境,同样的动物,却是截然相反的感觉。再也感受不到童年从动物们那里所感受到的快乐,望向每一双眼睛,我看到了痛苦,看到了怨恨,看到了厌恶,也看到了我早已领略过的悲哀和屈辱。看到了大堆的外国游客,从熊猫馆出来后,不理会导游充满激情的介绍,径直向园外走去;也看到了我似乎很熟悉的小孩子,兴高采烈的把香蕉皮丢向硕大的黑熊。
  我走进了阴暗的猩猩馆,望着我们在地球上最近的近亲,了无生趣的躺在昏黑肮脏的笼子里。忽然看到一对情侣,静静的站在一个笼子前。里面,是一只硕大而又衰老的大猩猩,和一只还没有他一条胳膊大的小猴子。还有一个小水池,一堆石头,一棵树,一个铁架子上吊着一个汽车轮胎——那就是他们生命中全部的娱乐设施。猩猩真的很老很老了,身上的毛已经有斑驳的脱落。他懒懒的依坐在水池边,小猴在他背后的岩石上窜上跳下,不停的给他捉虱子抓痒,他偶尔伸出长长的手臂,轻轻的抚摸小猴的头。过了一会儿,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抓住小猴子托在手掌里,轻轻的放上轮胎,然后推着轮胎荡了起来。小猴子在轮胎上欢快的蹦跳着,尖叫着……不知是何人的安排,让他们在人类的蹂躏下相依为命。

  再后来,我的儿子两岁多了。他是如此的喜欢动物,翻遍了他的画书,也可以在小区里追着一只小狗跑上十几分钟。终于他知道了有个地方叫动物园,那里有无数可爱的动物,有全部生命的乐趣。终于,我不得不带他来到了动物园,来观赏人类的奴隶。
    他象小时候的我一样兴高采烈,努力的寻找画书上的身影,认出一个,就是一串欢笑。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悲哀,不想带给他一丝的阴影。最后,在一个笼子前,儿子不笑了。那并不是因为他不认识笼子里的那只小狒狒,而是因为另一对母女。妈妈拿着一点儿食物,逗引小狒狒把手伸出笼子,却让他将将够不到,因为小狒狒着急的样子使她的女儿很快乐。小狒狒由急躁而愤怒,尖叫起来,妈妈还在对着她快乐的女儿说:“来!来!你打它一下,打它手一下!”我木然的看着,就像水上公园的那一幕重现在眼前。小狒狒已经不再索要食物了,他爬在笼壁上,疯狂的用头撞击着笼子,惨厉的嘶叫着。
    忽然,我儿子爆发了。他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子奋力向那个妈妈丢去,一边哭一边叫着:“打死你个坏妈妈!打死你个坏姐姐!”那对母女诧异而又无辜的向我们望过来,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因为她们匆匆忙忙的跑掉了。
  抱着儿子走出很远,一向听话的儿子依然止不住的哭着,反复念着他从不曾念过的那句狠毒的咒语。儿子,这不是什么动物园,这是监狱,这是人类侮辱远比他们更纯洁更尊贵的生命的地方。

  以后,每到星期天早上,整装待发的儿子都会跟我念几遍:“爸爸,咱们不去动物园吧!”不去,不去,我的不幸的儿子,你比你的父亲更早的品味了悲哀和屈辱,整整早了将近十年。你没有那个福气,你的父亲没有那个福气,全人类都没有那个福气。有一个地方,有着无数可爱的动物,有着全部生命的乐趣,那不是动物园,那是没有人类以前的地球。

 

..2002/6..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