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主区随笔 → 《抽子》


  共有1031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抽子》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8-20 19:03:10
《抽子》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7-2 0:30:45 [只看该作者]

《抽子》

 



  夜很深了,耳边是室友轻轻的鼾声。
  微腥的海风从窗缝挤进来,吹的我心烦意乱。
  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今天,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我未来工作公司的经理打来的,向我要我的毕业设计课题的初步成果:一个二次开发CAD小软件的源程序。我知道,这近乎于一种出卖,可我还是去网吧发了过去。也许是为了将来的发展,也许,只是因为他们远比我的导师更重视。另一个,来自父亲。我想不到,他竟会对我说:“最后这个月,尽可能多玩玩吧!这样的日子今后不会有了!”我极少听到严厉的父亲这样平和得带着点儿忧郁的和我讲话。他说不管我承不承认,他都是最了解我的人。他说怕我的个性很难适应将要面对的社会,他说他这几天一直睡不好,在担心我。他说他有些后悔,也许不该传给我太多的正直。我觉得鼻子酸酸的,匆匆说了句“我很好”就撂了电话。我怕我哭出来。
  作了这几年的硬汉,我不愿让任何人知道我现在对未来的恐惧,这令我难以接受。忽然间我觉得几乎要窒息。窗外的潮声轻轻的响,我爬起来,套上泳裤,胡乱把潜水镜、背心、短裤、烟、火机塞进一个塑料袋里,打开窗户,从二楼的寝室跳了出去。

  一步步走进冰凉的海水,上牙下牙的的的直响,让我几乎忍不住要退回去。我低声咒骂了自己一句,咬咬牙,一头钻进了漆黑的水底。
  把手指插进沙里,我用力的蹬着水向前潜去,感觉着手指缝里滑过的贝壳、小蟹、水草,看着眼前闪着荧光的不知名的生物。直到觉得肺象要炸开,我才一挺身升出海面。回头看看,岸上模糊一片,虽有不远处码头的灯火辉映,也已经看不清什么了。向前看,长长的一条粼粼的月光,延伸到远处,与等待进港的货轮上闪闪的灯光接在了一起,象一条路。我就沿着这条路游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和恐惧一起堆积,渐渐的,我感觉自己的神经快要支持不住了。叹了口气,转身往回游。隐隐的,我觉出了一点异样。不论我怎么游,岸边的灯火似乎一直在离我远去。心底一阵发凉,我翻身向下钻去。直到耳鼓被压得嘶嘶作响,我终于触到了海底。千真万确!一股暗流正以可怕的速度在把我向后拽!回到水面,长吸一口气,我知道,我遇到了“抽子”。这里的渔民不止一次对我讲过,退潮的时候,经常会有一束速度极快的回流出现,他们称作“抽子”。小抽子过个十来分钟就会自己消失,大抽子非到涨潮不会停止,渔船遇到,都常会被吸进去十来里。他们一再警告我一定要小心,白天时,抽子的颜色会比周围的海水略深,细看就能发现,可晚上就根本无迹可循,非等抽进去才能知道。想不到,四年多过去,终于还是让我遇到了。
  我勉强平静了一下,侧转身横着游了开去,耳边响着那位老渔民的话:“真遇到了咋办?打横游呗!命大的,抽子窄,能挣出去。赶上倒霉,几里宽的,还会动!没准儿你往左游,他也往左走,中邪似的,缠着你不放!那样儿,躺着等,认命吧!”
  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真的要认命了。我的腿已经开始有抽筋儿的先兆,再游下去,马上就要沉了。老家伙,算你厉害,全让你说中了!我平躺了下来,轻轻打着水,看着天上的星星,怀疑着这是不是最后一次。潮声还是那么温柔的响着,丝毫无视我的颓丧。微微的浪涌啊涌,象我从不曾睡过的摇篮。渐渐的,我的意识开始有一些模糊,我想起了接收我的公司的经理,想起了父亲苍老疲惫的声音,“几个儿子里,你最象我”,他说。我象要睡去了,最后,只在心里隐隐约约的想,这怕是世上最温柔的谋杀了吧?…

  忽然我被惊醒了。我听到了海水拍打实物的哗哗声!迷迷糊糊之间,我欣喜若狂:难道我回到了岸边?难道我遇到了“抽子”的对头:“推子”了吗?这东西可是从未听任何人提起过!顾不得呛进的大口咸水,我一边剧烈的咳着,一边掀掉蒙了一层雾气的潜镜,瞪眼望去,不由得浑身一震:我从未在如此之近的距离看过一艘如此之大的货轮!船身看不太清,可甲板上闪亮的灯光,却好像有天堂那么高!
  “抽子”竟然把我带到了月光之路的尽头,带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身边!

  “Hi! Anybody there?”(嘿,那有人吗?)一个声音从上面传来。
  “Yes! Just a night swimmer!”(是的,只是个夜游者!)我喊道,很怀疑他能不能听清。
  “really? Xxxxxxxxxx…(没听懂)You need help?”(真的吗?你需要帮助吗?)
  “Don’t speak so fast, OK? I just can’t understand!”(你说得太快了,我听不懂!)我一边喊,一边惊喜的注意到,抽子已经消失,涌动的海浪告诉我,涨潮了。而且,除了感到很冷,我的状态非常好,没有一点疲乏的感觉。
  “I said are you in trouble? Can we help you?”(我说你遇到麻烦了吗?我们能帮到你吗?)热情的老外。
  “No, thanks. I believe, since I can get here, I can get back!”(谢谢,不必了,我能游过来就能游回去!)可别给中国人丢脸!
  “Sure! Good luck! We’ll keep watching for you!”(当然啦!祝你好运!
我们会一直关注你的!)似乎还夹杂着几下掌声。扬眉吐气啊!可接下来,我就要付出扮酷的代价了:躺着飘来的这段长路,却要游着回去!

  当我终于爬上岸,天已经大亮。我摇摇晃晃的站直身子,一边抱怨为什么地总是在晃,一边转过身来,使劲挥着手。“他们应该有望远镜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直在关注我?”忽然,我清晰的听到了三声汽笛。我知道,老外没有食言,他们在向我庆贺。
  揉着自己发白浮肿的身体,走在回校的路上,我想给老爸打个电话。

  我知道,我还活着,而且,我会活下去。

 

..2000/7..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