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奈何桥 - 主区小说 → 《奈何桥》


  共有29769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奈何桥》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判官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判官※
等级:管理员 帖子:419 积分:0 威望:99999 精华:9 注册:2000-08-20 19:03: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8-07-01 23:11:55 [只看该作者]

二十

2002.8.20  星期二 黄昏 多云 大风
“你决定这样做?你有几分把握?”
“那要看你有几分把握让他来,又有几分把握让他不去绕远,直接走那条路。”
“我没办法说服你。随机应变吧。如果不成,不要硬来,立即赶到我这里。”
“不。如果不成,你再想办法应付他让他回来。我等着。一来一回,我有两次机会。”
“你为什么坚持这样冒险?”
“不。我不是冒险。只是我的原则。如果两次机会都失去,我就放下一切立即去跟青青会合。”


    罗中国放下电话望着窗外。狂风怒号着,街边的树剧烈的扭摆,在暮色中像怪兽挥舞的一只只利爪。陈元站在他身后,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罗中国回过头来看着他微微一笑:“你看起来越来越像我了。”
    陈元终于开口:“你刚才的问题,也正是我想问你的。你真的决定这样做?”
    罗中国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坐下来翻开桌上那本相册,伸出手指缓缓抚摸着上面一张张照片。陈元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罗中国眼光停留在一张肖雅、青青和他三个人在海滩的合影上,说道:“记得吗?这张照片是你拍的。”
    看着那张照片,陈元绷紧的脸也融化开来,回答道:“当然记得。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带青青出去玩,抱一抱她,她会多么兴高采烈。你一直对她太严厉了。”
    罗中国发了一会儿呆,合上相册抬起头来看着陈元:“这些年来我一直在问我自己,问我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究竟为了什么,又究竟得到了什么。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黄晨那孩子的一些话。是的,只要开始了,就没有什么输赢。争来争去,不过是大家都赔进去,谁都得不到什么。有些事发生了就无法弥补,更不要说扭转。”
    说着站起身来,把相册放到桌上一个小小的手提箱里扣好了箱子,提起来递到陈元手里:“就按照定好的去安排吧。如果他成功,会是最好的结局。上面也没有人愿意我和唐天龙这样冲突起来。他消失,我在这个时候离开,可以让很多事情消弭于无形。那之后,还有很多事留给你做呢。”
    陈元紧紧握了握他拎着手提箱的手,接过手提箱离去。
    罗中国静静的站了一会儿,转身拿起电话接通了唐天龙。
    “老唐,你那边进展得怎么样了?”
    唐天龙不急不缓的声音传来:“基本上没什么变化。我在等你的消息。”
    “我这边有了些发现。他们包了一部车刚刚离开。我的人已经赶过去了。”
    唐天龙依旧不动声色:“他很聪明,选了这样的好机会。在哪里,用不用我们过去?”
    罗中国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唐,到了这个地步,有些事情我想不用再明说了。发现有我女儿夹在当中后,我就不希望再发生十多年前那样的事情。不是我不信任你,我怕你的人去了会让事情无法挽回。”
    唐天龙淡然回答:“我能理解。毕竟是你仅剩的亲人。可是你也要为你自己考虑,我不认为盲目的相信亲情是明智的。你打算怎么处理?”
    罗中国叹了口气,说道:“做了这么多年,我当然明白。上次顾忌着青青,被他们走掉了。这次我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如果我的人能把他们带回来,我希望你能来一下,一起想办法让那个人加入咱们。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放弃这种努力。”
    唐天龙的声音终于透出了一些兴奋,回答:“这样最好。那样的人才,我也希望能留下来。好,我等你的消息。”


    无星无月,狂风怒吼,夜色笼罩了天地,就连街灯都似乎被浓浓的黑暗吞没,微弱的光只照着方寸之间的一点点地方。黄晨一手拎着背包下了车,迅速循着暗影来到赵灵的车库门前开门进去。那部Boxster头朝外停在里面,右侧的大灯和保险杠都已经完好如初。黄晨坐进去发动了车,一切正常,油量表指在满满的顶端。
    他要做的事情需要这样一部性能超卓的车。更何况,还有太多太多其他的理由。
    他关掉了一切灯光,把车无声的滑出车库,按动遥控,车库门在身后缓缓落下。车子低速滑行了一段路,黄晨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异常,开始逐渐加速,邻近外环入口的时候开亮了大灯,奔上外环线疾驰而去。
    车子来到了老海滨路,黄晨在那个熟悉的土坡把车拐离公路,开到灌木丛后掉了个头停下来静静的等着,直到电话响起。
    “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
    “我二十分钟之后打电话。如果他立即出发,如果他直接走那条路,应该在半小时左右到你那里。如果他不起太大的疑心,应该不会破例多带一部车来。我就不再跟你联系了。”
    “知道。”
    “再提醒你一次,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千万不要勉强。就算来回两次都错过,还是有别的办法。”
    “知道。”

    罗中国叹了口气,显然黄晨并没认真听他的劝告。不过已经到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命令道:“开始吧。”
    十来分钟后,两部车鱼贯开进了罗中国的院子。大门一关好,两部车上的人都立即开门下来,分别抬着一男一女快步走进房去。
    又过了一会儿,罗中国再次拨通了唐天龙的电话,声音显得很疲惫:“老唐,他们被带回来了。”
    唐天龙的声音惊喜得有些做作,问道:“是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损伤?”
    罗中国基本确定,刚才的情形已经被他们暗中监视的人看到通知了他。回答道:“没怎么冲突,用的麻醉气。青青没事,那个人反抗的时候受了一点儿皮外伤。等你来了商量一下再弄醒他吧。”
    唐天龙道:“好,我这就过去。”


    黄晨打开旁边的背包,拿出一把拧好了消(和谐)音(和谐)器的手枪,检查了一下插在腰间。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这把枪。他可以拒绝罗中国给他派来任何帮手,但是,一旦决定了要这样做,为了青青,他必须尽可能保护好自己。
    再从背包里拿出一部高倍望远镜,他注视着昏暗路灯掩映下的老海滨路,同时心里默念着罗中国告诉他的几个车号。按照罗中国所说,每次唐天龙去他那里都会挑一部不起眼的普通车,常用的几部都被他记录了下来。但愿今晚他不要更改这个习惯。如果是一部性能很好的车,他对付起来就要加倍的麻烦了。
    终于,自他来后一直空荡荡的路尽头出现了一点灯光。黄晨一边按了降下顶棚的按钮,一边举着望远镜盯着那远远的灯光。随着逐渐接近,终于可以分辨车牌号码了——正是罗中国所说的其中一个!
    黄晨立即丢下望远镜,抓起一副护目风镜套在眼睛上发动了车子。顶棚已经完全打开,狂风猛烈的吹着黄晨的头发,黑暗中,Boxster像一头准备扑食的饿虎一样震颤扭动着。那部车迅速接近,从他前面的公路上掠过。就在那部车拐进立交桥入口护栏的一瞬间,黄晨猛踩油门,“轰”的一声,车子窜上公路急追而去。
    黄晨打开大灯,同时暗暗庆幸,唐天龙果然落入了罗中国和自己设下的圈套,只坐了一部车来,还是和自己刚刚开过的一样的桑塔纳2000。Boxster根本不需全力加速,刚刚越过立交桥顶端开始下降的时候就已经追了个首尾相连。
    唐天龙的车显然刚刚注意到这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车,起了疑心,守住快车道开始急加速。黄晨心里平静无波,继续加速同时轻扭转向,从内侧慢车道追了上去,两部车并排着离开有护栏的立交桥到了另一侧的海滨路上。
    黄晨冷冷扭头望了一眼身边的车,猛打转向,两部车的车头重重的侧撞在一起,令人牙酸的金属刮擦声中,两部车紧贴着越过对面的逆行车道,撞破两颗道边树之间低低的灌木丛,剧烈颠簸着冲到了后面杂草丛生的土地上,车速依然飞快。黄晨轻点刹车,唐天龙的车立即冲到了前面。果然,尾灯亮起,司机开始全力刹车。但此时黄晨已猛踩油门直直的向它的尾部顶过去。剧烈的碰撞中,唐天龙的车打横转了过去,滑行到碎石密布的礁石地上,Boxster扭了一下速度稍减,但迅即打正车身也冲上了礁石地面,顶在唐天龙车身的侧面,引擎怒吼着,推着它继续向前滑行。碎石飞溅中,黄晨突然猛踩刹车,Boxster的轮胎发出尖叫,扭了两下嘎然而止,唐天龙的车则一个侧翻,轰然坠落到断崖后的大海中。
    黄晨片刻不停立即关掉引擎,一手扯掉眼前的护目镜,一手拽出腰间的手枪,跳出车外冲前匍匐在断崖边缘。这里的断崖比周羽入水处还要高些,下面的海水翻滚着从破碎的右侧车窗里灌入,车身倾侧着已几乎整个沉入海水中,车灯尚未熄灭,映照得附近的水面一片斑斓。
    黄晨静静的举着枪凝视着。无论司机是否来得及解锁了车门,此时都没有人能打开门或者从破碎的车窗出来。只有等海水差不多灌满,激流和压力才会消失。那时,如果里面有没受伤没被卡住的人,才有可能出来。果然,直到车已整体沉到水面下,翻滚的海水也趋于平静,才忽然水花一翻,钻出一个人来。那人一手居然还隐约举着一支枪,只是此时正在剧烈的呛咳,黄晨连续扣下扳机,枪身跳了两跳,发出“啾啾”的两声轻响,下面的人连叫声都没有发出就向后一翻浑身抽动,片刻之后漂在水面上载沉载浮一动不动了。
    黄晨继续举枪注视着水面,突然下面一暗,那部车的大灯熄灭了。他立即竖耳倾听,同时勉力分辨着下面几乎一片黑暗的海水。良久良久,毫无声息。
    黄晨猛然站起身,把枪丢进车里迅速跑回路边。崖边距离公路足有四五十米的距离,整个这段时间,路上没有一部车经过。昏暗的路灯掩映下,灌木丛强劲的韧性和生命力已经使得它们部分的恢复立起。黄晨顾不得扎手,连推带拱,很快,两部车压过处的灌木丛都恢复了直立,不细细察看已经几乎看不出什么痕迹。等到黄晨全力清理掩藏了沿途的一切痕迹回到崖边,下面依然静悄悄的毫无动静。
    黄晨迅速脱下外衣丢进车里,从背包中取出一只三防手电和一捆绳子,将手电插在后腰上,绳子一头拴在车上,另一头丢到崖下。想了想,又把那支枪也插到了后腰上,顺着绳子坠到了海面。
    先游到漂浮的那人身边打开手电照看,是个强壮的汉子。两枪一枪打在颈侧,一枪打在胸前。黄晨把他拖到崖边用绳头拴好,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下。
    轻轻蹬着水持续下潜,直到耳鼓几乎已忍受不了水压才到达沉在海底的那部车。黄晨用手电照着,只见车门依然紧锁,向上的右侧只是前门车窗破碎,其余的玻璃都完好无损。司机身上的安全带都没有解开,显然在落水的撞击中就已经昏厥。后座两个人肢体绞缠在一起,看来是在窒息的挣扎中生生溺死。其中一人正是唐天龙。
    黄晨确定车里的尸体没有脱出车身浮上来的可能,便抽出后腰的手枪从破碎的的窗口丢进车内转身游回了海面。循着绳子爬回崖顶后,他又把拴在下面那个大汉的尸体扯了上来,并将他塞到Boxster的驾驶座上用安全带扣紧。做完这些几乎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匆匆用车上的坐垫擦干身体穿上外衣后便在车边坐下来喘口气。
    过了一会儿,电话无声的闪亮,是罗中国打来的。黄晨接听放在耳边说道:“你不是说不再跟我联系了吗?”
    罗中国释然的声音传来:“我真担心传出的不是你的声音。怎么样?”
    黄晨疲惫的回答:“送他们上路了。”
    罗中国掩饰不住声音里的惊喜,问道:“你在哪里?”
    黄晨正要回答,却隐隐听到引擎声音传来,一部车的灯光在公路的方向缓缓滑过,慢得不寻常。黄晨紧张起来,想起水下车里的那支枪,不禁有一点后悔,将身子缩在车的暗影里,屏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耳中罗中国的声音继续传来:“我快到立交桥了。我自己。你在哪儿?”
    黄晨低声道:“你立即停车!”
    果然,路上的灯光马上停住不动,电话里罗中国问道:“怎么?”
    黄晨松了一口气,说道:“我看到你的车了。我在海边,你下车走过来就能看到。”
    电话立即挂断,开关车门的轻响在路边响起,一个身影穿过灌木丛,稍停了一下,立即走过来。
    来到近前看到车里的情形,罗中国吃了一惊,却见黄晨从另一边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他说道:“其实,我应该把你绑在他旁边一起推下海去。”
    罗中国静静的望着他,淡淡一笑,说道:“那你还等什么?”
    黄晨盯着他,良久,摇头叹了口气,俯身按下按钮升起了顶棚,说道:“等你帮我推车,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被敲碎了前风挡的Boxster比那部车更快的沉到了水底。黄晨看着已不再翻涌的海面,默默念道:“小羽,原谅我,我只能做到这里了。”同时,心里清晰的浮起赵灵在夜空中飘落的身影。
    两人清理了现场后不敢久留,立即上车离开。罗中国开着车在外环线上缓缓行驶,黄晨坐在他身边。罗中国问道:“你要去哪里?”
    黄晨想起了自己尚未完成的一件事,说道:“断弦酒吧。我有事情要跟老五交代一下。”

    断弦酒吧的包间里,黄晨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封好的大信封,和赵灵的那一大串钥匙一起递给老五嘱咐道:“很快赵灵的父母就会赶回来,你应该不难联系上他们。想办法把这封信和这串钥匙私下送到他们手里。就说是你是律师事务所的,赵灵交待你们这样做。”
    老五接过来,看了旁边的罗中国一眼,问道:“晨哥,这次是真的走了?什么时候还回来?”
    黄晨循着他的眼光看过去,说道:“说不准。或许,等人们都忘了他的时候。”
    罗中国微微一笑,对老五说:“你是个很好的朋友。以后无论有什么需要,尽管找瑞龙的陈元,我会嘱咐他。”
    黄晨立即接着说:“你要是我的朋友,以后无论有什么需要,都不要再跟瑞龙沾边。”
    老五挠头,罗中国苦笑。

    走出断弦酒吧的后门,黄晨忽然重重的敲了自己脑袋一下,拿出电话来拨出,一接通就急急的说道:“青青,担心了吧?我没事,事情办完了,我连夜赶过去,明天一早就到。你好好睡,别等我到了肿着两只眼。”
    等到黄晨哄好了肖青青挂断电话,罗中国望着黄晨说道:“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到哪里去跟青青会合?”
    到了此时,黄晨再没有必要对他隐瞒,说出了那个城市。
    罗中国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说道:“我说什么好呢?我正要去那里。我说过你很像我。你看,咱们选择的退路都是同一个地方,你不想搭我的顺风车吗?”
    黄晨望着他,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他真的说退出就退出了,而且,居然和自己选中了同一个城市来离开。心心相通的感觉,总会出现在意想不到的时刻和意想不到的人身上。

    车子在看不到尽头的高速路上飞驰,黄晨静静的望着远方一言不发,罗中国却已经絮絮不休的说了许久。最后他叹了口气,说道:“人们说,当你变得唠叨的时候,就是你已经老了。尤其当你的唠叨已经没有人愿意听的时候。”
    黄晨终于开口:“你是不是老了我不清楚,不过我敢说以前你从没对着哪个人说过这么多无聊的话。”
    罗中国丝毫不以为忤,说道:“没有想到我也会体会到通常所说的那种退休的感觉。有些轻松,有些空落落的。我真的已经是个老人,比如现在,即便不停的说话也已经快要驱散不了困意了。”
    黄晨忍不住一笑:“在你这里我仍旧算是个年轻人,还是个习惯了熬夜的年轻人。我建议你到后座去睡一觉,我想你可以信任我的驾驶技术。”

    当罗中国被唤醒,天色已经发白。车子停在路边,黄晨拎着他的背包站在打开的车门外。罗中国双掌揉搓了一下脸庞,起身下车活动着僵硬的四肢,问道:“到哪儿了?”
    黄晨回答:“具体位置我不是很清楚,我第一次来这个城市。”
    罗中国看了一下表,不由得一惊:“你是说已经到了?”
    黄晨微微一笑,说道:“我赶时间。”
    罗中国继续轻轻扭着腰,说道:“好吧,我这个老人,没有什么时间好赶。既然你是停在这里,大概是不打算让我见青青一面了。”
    黄晨心里稍稍有些歉疚,说道:“不是我还不相信你,我真的觉得你们现在还是不要再见吧。或许再过几年……”
    罗中国摆了摆手止住了黄晨的话,说道:“你不必用那些空幻的希望来安慰我。你说得没错,有些事确实是无法挽回的。”说着傲然挺直了腰,“我也许是老了,但还承受得了自己做的事带来的结果。”
    黄晨望着这个老人,油然涌上一份尊敬。可这并没有冲淡那种酸楚的感觉,问道:“你的行程都安排好了?”
    罗中国点了点头,回答道:“明天的航班。我本来准备,万一昨晚你失败,今天用来跟姓唐的清算一下的。现在你给我挣出一天空闲来。”说着绕到前座拉开了车门:“我很久没来过这里了,用这一天到处转转,享受一下这些年来第一个真正的自由日。”
    黄晨不语,望着他,他也站在那里回望着。良久,罗中国抬头看了一眼天边刚刚露头的红日,坐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黄晨忽然走过去敲了敲车窗。罗中国降下玻璃询问的望着他。黄晨问道:“你有纸和笔吗?”
    罗中国强作平静的打开储物盒,取出纸和笔递给黄晨。黄晨迅速的写下了两行字,递还给罗中国说道:“我的QQ号码和邮箱。无论你要去的是哪里,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你都可以通过这两种途径联系上我。青青母亲的事情,我会设法消除她的误会。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是只要有可能,我会争取找机会让青青去看你。”
    罗中国拿着纸片的手微微颤抖,勉强笑了一下回答:“看来我要学学用这个叫做QQ的东西了。”
    黄晨伸出了手说道:“保重。”
    罗中国举手用力的握了一下,没说什么,迅速升起车窗开车离去。




┏┳┳┓http://www.boTTod.com奈何桥
 回到顶部
总数 22 1 2 3 下一页